支持主要街道企业家

Support Entrepreneurs

小微企业是我们地区经济的支柱和主要工作岗位创造者。皇后区超过三分之二的企业雇员少于五人,84%的雇员少于10人,其中69%由移民企业家经营。很多时候,企业家开始经营自己的企业,因为他们无法获得传统的就业,教育和经济机会。然而,不断上涨的租金和经营成本却给小微企业主带来了沉重负担,在整个皇后区的商业和工业走廊中导致店面空置或关闭。皇后区的企业家们需要获得受过良好教育、得到合理报酬的雇员;有竞争力的融资;新的海外或者国际市场;消除经营障碍。我们需要为他们提供成功的工具,来发展我们的创业社区,同时他们也可以为我们的地区提供强有力的就业机会。

利用国际贸易优势

Global Trade

今天的全球经济反映了各国之间日益增长的经济相互依存关系,这种关系是由贸易,投资,信息,技术和人员的跨境流动所激发的。我们需要贸易政策,最大限度地提高小企业出口商在全球市场的成功率,以鼓励我们当地社区的商业扩张和就业增长。我们的贸易协议需要在商议的最前沿提供强有力的劳动保护、人权和环境保护,而不是事后的想法。原因是,我们无法承受美国不是世界贸易领导者的后果。

促进清洁能源产业发展

Clean Energy Industry


我们现在需要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危机,以达到零温室气体排放,以拯救我们的地球免受不可逆转的破坏,并为我们的星球实现更大的气候,经济和环境正义。我们需要通过绿色新政等政策,为我们提供实现目标的蓝图。这意味着将我们的能源系统从化石燃料转向太阳能和风能等可持续能源。皇后区将近一半的地区联邦政府指定为环境司法区,我们需要确保社区居民了解清洁能源的经济和环境效益,并且获得该领域涌现的新的就业机会。

全民医保

Medicare for All

遇到医疗紧急情况时,任何家庭都不应该为看医生而支付抵押贷款。不幸的是,这样的情况却是很多家庭现在面临的现实。我们的街区就有15%的家庭没有任何医疗保障,这是纽约甚至全美最高的比例。我们需要一个政府保障的单一保险人制度,为所有美国人提供全民医疗保障。我的母亲时常教导我,没有健康,我们什么都没有。我们必须要努力做的更好,来确保我们最宝贵的资产——我们的人民,享有医疗保险服务作为我们社区发展的基石。

住房是一项基本权利

Housing as a Right

我们要保护那些每月担心租房的工人家庭。随着生活成本的上升,工资水平保持不变,租金给长期居民带来负担。他们每个月的住房支出占收入很大的比重,尤其是老年人。纽约60%以上的老年人和一半的家庭都有租金负担。自大萧条以来,无家可归已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其根本原因,是缺乏负担得起的住房以及整个地区的下层住宅高档化所导致。

老年人口

Senior Population

我们的老年人退休应得到相应的经济保障和尊重。不幸的是,在贫困中挣扎是我们许多老年人口面临的现实。全市老年人口中,移民人口比例占比将近 50%,而1/4的移民人口生活在贫困中。随着住房、食品和医保支出的固定支出上升,我们应该给老人更多的收入,创造和保护经济适用房,并且继续维持能够让他们有经济能力独立生活的项目。因此,我们必须保护和扩大社会保障,以跟上现实生活中不断上升的生活成本,确保它为我们最脆弱的人口提供稳定的社会安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