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不是战争

Diplomacy Not War

13岁那年,我在学校八楼的楼梯间,看到世贸中心从布鲁克林市中心的倒下。我的同学和我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也不懂大人们随之而来的恐慌。我们这一代人目睹了我们国家的战争,耗资数万亿美元,美国军人的无数生命和冲突地区无辜平民的生命消逝。现任政府执政期间,扩大了在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也门,索马里,利比亚和尼日尔的冲突,而这一切都被笼罩在政治秘密之下,远离公众的视线。国会必须撤销AUMF,重新投资我们的外交服务,维护美国在海外的利益和信誉。

竞选财务改革

Campaign Finance Reform

华盛顿的政治议程由富人和特殊利益集团来定义和推动,他们把无限的资金投入到政治运动中。我们需要遏制大笔资金在美国政治中的巨大影响力,鼓励普通人士竞选公职,无论他们是否有机会接触到巨额捐款人。首先,要推翻公民联合会和最高法院案件,阻止无限制的黑暗资金进入选举系统。建立公共融资体系,允许候选人争取小额捐款人的青睐,而不是从游说者和公司政治行动委员会追逐大额支票。

结束选民抑制

End Voter Suppression

如今选民压制在皇后区和全国各地依然存在。作为一名本地的民意调查工作者,我亲眼目睹了机构如何威胁、阻止移民和有色群体,老年人,年轻选民和残疾人行使投票的基本权利。选民抑制策略以可见和不可见的形式进行着,并延伸到选举日以外。我们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引入自动选民登记打击这些行为,将选举日作为国定假日,确保官员对投资选举、无党派重新分配以及恢复回归公民的投票权等问题负责。

限制国会任期

Term Limits

for U.S. Congress

我们选出的代表要就他们当选的岗位履行职责:发展,倡导和通过改善选民生活的政策。然而,我们经常在华盛顿会议中发现未出席选举的情况,因为职业政治家们都忙着全职做姿态和筹钱,而不是去做选民选出他们做代表该做的事情。华盛顿的僵局在恶化,因为政客都想把问题留待下一任期再解决。任期限制会允许新的声音在国家立法机构中代表他们的社区。

统计每张投票 

Count Every Vote

每张投票都应平等计算。选举团制度旨在赋予国家权力,而不是人民。我们看到有总统候选人赢得了普选,但由于选举团制度给几个摇摆州选择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的特权,与总统职位失之交臂。我们通过宪法修正案废除选举团制度,恢复民选来选举总统。

DC,美属维尔京群岛,波多黎各选举代表

Representation for Washington DC, US Virgin Islands and Puerto Rico

华盛顿特区以及美国其他领土的500万居民,因为他们居住的地方被剥夺了法律规定的投票平等权。他们在国会没有投票代表。华盛顿特区总统有三张选举人票,而某些领土则一张没有。超过98%的人口仅由少数民族代表。20世纪初的殖民时期,一系列的最高法院判决与岛屿案件,让领土已经被政治决策隔离疏远。每个美国人都有权在政府中发声,邮政编码不应影响到他们的投票权。

PAID FOR BY SANDRA CHOI FOR CONGRESS